从赶集CEO到瓜子二手车:杨勇浩,认定瓜子一骑绝尘,花费亿元做宣发

从赶集CEO到瓜子二手车:杨勇浩,认定瓜子一骑绝尘,花费亿元做宣发

2016年的二手车电商之战怎么打,瓜子二手车直卖网(简称瓜子)董事长兼CEO杨浩涌在2015年底就放了狠话。他在一次公开演讲上称,2016年全年瓜子在市场投放层面将投入10个亿,投放频次覆盖2016年全年。

认定瓜子一骑绝尘,花费亿元做宣发,做功课留人才,杨浩涌再创业还要大干一场!

他的野心在不久之后得到了背书。2016年初,瓜子二手车直卖网完成2.045亿美元的A轮融资,这一数据刷新了二手车电商的A轮融资纪录,并将瓜子估值拉升至10亿美元以上。

从2015年开始,二手车电商犹如一个火药桶,车易拍、优信、人人车……不同商业模式的二手车创业公司在加速扩张时,不同公司之间的竞争也变得剑拔弩张。身为后来者的瓜子,在融资额度、市场投放、扩张方面都更加凶猛。2015年,瓜子光是广告就投了2亿,对于杨浩涌的再创业,业界评价称,能够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投入到下一场战斗里的人,战斗力是非常强的。

战况究竟如何呢?“今年年底,不管是交易量、GMV,整个规模我们都会领先,到时候所有人对C2C模式的质疑都会消失。二手车电商谁会是领头羊,会非常清晰。”接受采访时,杨浩涌声调不高,但言语间不失锋芒。

2016年注定是个营销大年,欧洲杯、奥运会……都是二手车的主要用户——广大男同胞会关注的大事。完成融资的玩家们也都在摩拳擦掌,打算在2016年一决胜负。杨浩涌认定瓜子一骑绝尘,他哪来的这么大自信?

「 再出发 」

就在接受采访的前几天,听说某知名O2O公司的一位总监提出辞职,杨浩涌就马上给此人发微信。对方回复说,还在看机会。杨浩涌当即开车到了对方公司楼下,对方跟他聊了一会儿后,上楼加班。晚上11点,杨浩涌又跑去楼下堵人家。

对杨浩涌来说,虽然他在二次创业已经有不小的光环,但那些A轮融资阶段的创业公司所面对的难题,他仍需要逐一破解。到处挖人就是难题之一。

现在负责瓜子前端产品的总监,本来已经接了一家互联网巨头的offer,但杨浩涌仍不死心,提出跟对方再聊一次,请此人喝咖啡,从上午9点多钟一直讲到12点钟。杨浩涌说,现在他50%的精力就用于找人,“找对了人事半功倍”。他不无得意地介绍CTO张小沛,张曾担任美国著名在线视频公司Hulu全球副总裁,负责Hulu视频推荐系统、搜索引擎等多个核心技术产品的研发,还在宜信做过CTO。

没有了58赶集百亿美元市值上市公司的光环,瓜子是一家独立运营还不到一年的新公司,前途未卜,很难让人产生安全感,杨浩涌找人时遭遇拒绝也是常有的事。

但这并不是他过去一年里,最难熬的时刻。

“我们这个公司如果能从百亿美金向千亿美金进军,我们必须把人才留在这个平台上,我们要不断的创新,让这些人能够自我实现。”

2015年春天,58赶集完成合并的第一天,新公司在亚运村的一个会议中心开了个大会,到会者是原来58同城赶集网所有总监级别的员工。身为联席CEO的杨浩涌站在台上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是发愁的:双方合并之后员工总数超过25000人,总监就有几百人,新公司会合并很多部门,并不需要这么多的总监,那么,这些辛苦培养起来的人才,又能去哪儿呢?

当联席CEO那几个月,是他过去一年最煎熬的时期。杨浩涌和姚劲波在新集团的股权差不多,董事会投票权一样,连CFO和HR都要向两人同时汇报。但是,当重合的事业部或业务线有两个负责人,如何协调?姚劲波和杨浩涌都经历着整合之痛。“58赶集基本拿到90%以上市场份额,不需要两个CEO做这么一个垄断的市场。”杨浩涌说。

2015年11月,58赶集集团宣布将瓜子分拆,原赶集网创始人杨浩涌正式辞去58赶集联席CEO职务,出任瓜子的董事长。

58赶集集团在瓜子持有46%的股份,而杨浩涌也在58赶集集团有大量股权。姚劲波选择带着2.5万人给杨浩涌继续挣钱,而杨浩涌则要为58赶集打造一个新的上市公司。

瓜子的前身是赶集好车,2014年下半年,赶集网完成了2亿美元的融资之后,杨浩涌本打算把大部分的钱用在赶集好车上,但现实不允许他这么做,彼时,58同城和赶集网处于战争的胶着局面,2014年双方各自投入销售和营销费用7亿元左右,谁不投入,谁就会落后。合并案真正打动杨浩涌的是,只有停战,钱和资源才可以投入到瓜子以及其他赶集内部孵化出来的项目里。

合并后,赶集好车在2015年9月更名为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以独立项目的形式融资时,投资人明确告诉杨浩涌,有兴趣投,但是创始人不在的话,不敢投。杨浩涌提出条件是,第一,自己和团队得是大股东,如果是58赶集控股,不做;第二,58赶集作为投资人需要让出权力,不能有否决权,这家公司得自己说了算。

同时,杨浩涌也以个人身份投入6000万美元,这让VC们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他是真心想大干一场,绝不是闹着玩的。

「 抢位战 」

从2012年底开始,赶集的二手车频道流量增长迅猛,在赶集网移动端流量占比最高。2014年赶集尝试商业化,以虚拟事业部的形式做项目孵化,由王晓宇(现瓜子技术产品副总裁)操盘。

王晓宇开着自己的车去4S店转悠,说要卖车,让4S店评估,收集了不少评估师的名片,组建了线下评估师团队。2014年10月,线上产品开发完毕,团队开始给驾校学员打电话,跟客户沟通,根据客户的提问再改变话术。

但随着二手车电商成为创业热词,竞争对手的攻势也凌厉起来。杨浩涌意识到如果瓜子和竞争对手不赶快拉开差距,很可能变成下一个赶集和58同城,缠斗十几年。他决定奋力一搏,抢占制高点。

杨浩涌要求新集团投1亿元给瓜子打广告,所有人都反对。质疑者认为,这么低频的交易,为什么要投广告?完全是浪费。杨浩涌说:“如果1亿人民币不能结束的战争,将来10亿美元都未必能结束。”

2015年9月,瓜子花费近两亿元开始了连续两个月猛烈推广,不到一年时间,瓜子的UV、员工数量、活跃用户数,跑出了赶集发展八九年才有的数字。截至2016年5月,瓜子的单月交易量已经接近2万辆。

2016年,在C2C模式之外,瓜子也做了C2B的平台,杨浩涌对它的定位是C2C平台的补充,瓜子要求在C2C平台上交易的车辆必须控制在5年跑了10万公里以内,C2C交易的平均客单价可以达到8万元一辆车。市面上大概60%的二手车不满足这个条件,但用户却希望可以卖掉,现在,瓜子C2B业务的客单价是4万元一辆车。接下来,瓜子想做的还有二手车金融业务,大量用户希望能够贷款买车,这是真实存在的需求和场景。

在找人之外,杨浩涌另外50%的精力就放在内部流程管理。在交易之前,瓜子会出车辆检测报告:车开起来没有问题,发动机、变速箱等核心零部件没有进过水,行驶里程真实无篡改。为了拿到尽可能真实的数据,瓜子的方式是去4S店买这辆车的保养记录。

但总有无法预料的问题。不久前的一天,在瓜子上买了车的一个车主带着记者找过来要求退货,理由是这辆二手车曾经撞死过人,是“凶车”。

“可是我真的查不到这个,公安那里也查不到。我真想办法去查,卖车用户肯定说我违反隐私。”杨浩涌觉得有些郁闷。不过他仍坚信C2C是二手车电商的终极模式。过往的二手车交易以车商为主体,不良车商会利用买家卖家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牟取巨大利益,比如修改里程、翻新等等,而且出了问题拒绝售后。

借助C2C模式,瓜子希望打破这种信息不对称,让买家卖家都能明明白白地交易。在杨浩涌看来,这是一门再好不过的生意。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邦投条平台的作者撰写,除邦投条官方账号外,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邦投条立场,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联系原作者申请授权。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若有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anquan@rongebang.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阅读更多有价值的内容,欢迎下载 邦投条APP

分享到:

参与评论

回复: X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投条号

大庆市格瑞设备清洗有限公司官方头条号
甘肃旅游网由创始人李福创立的甘肃旅游服务平台
中国建筑劳务云商由李福创立的劳务行业平台
梦客科技提供最前沿的便携式电动滑板车最新资讯及欧美行情。
邦投条海外新闻发布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