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主谋”陆正耀的至暗时刻:瑞幸告急 神州动荡

瑞幸“主谋”陆正耀的至暗时刻:瑞幸告急 神州动荡

文/赵炯

  来源:砺石商业评论(ID:libusiness)

  作为“神州车系”和“瑞幸咖啡”背后的那个男人,陆正耀通过疯狂烧钱的资本手法,将两大业务板块迅速推向了资本市场,由此获得了“资本狮子”的称号。然而,最近瑞幸咖啡和神州租车遭受的资本冲击,正在让陆正耀经受着最为黑暗的时刻。

  瑞幸咖啡这两天的日子不太舒坦。

  4月2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公告,承认公司COO刘剑及其部分下属员工从2019年二季度起从事某些不当行为,伪造交易相关的销售额约为22亿元。

  公告一出,舆论哗然。

  瑞幸咖啡之所以敢于“自曝家丑”,主要还是因为“纸已经包不住火了”。

  早在两个月前,以作空中概股闻名的大空头“浑水研究”就公开唱空瑞幸咖啡,称其去年三四季度单店每日的销量、单价双双造假。

  当时瑞幸的回应相当强硬,称“浑水研究”的论述毫无根据,将采取相关措施防御这些恶意指控。

如今,瑞幸咖啡终于低下头认错,恐怕源于有部分美国律所开始对其“动真格”了。

  据悉,已有多家美国律所对瑞幸咖啡提起集体诉讼,控告瑞幸咖啡作出虚假和误导性陈述,违反了美国证券法。

  对于瑞幸咖啡的此番“认错”,舆论呈现两极分化的态势:有人称瑞幸咖啡是民族之光,割了资本主义韭菜;有人认为其引发的信任危机,祸害了一大批中概股的声誉。

  不管舆论怎么看,资本市场的态度极其悲观:公告发布后,瑞幸咖啡股价在盘前交易中跌幅一度超过80%。

  与此同时,另一家企业神州租车股价备受瑞幸牵连,一度暴跌70%。

  神州租车之所以遭受瑞幸咖啡牵连,在于两家企业背后乃同一位掌门人,即陆正耀。

  瑞幸咖啡造假事件发生后,陆正耀的心态似乎还算淡定,他在朋友圈中发声:“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

  相对于经常上头条的明星企业家,陆正耀显得尤为低调,并不为大众所熟知,但他旗下的几家企业却成为镁光灯下的宠儿。

  不管是“神州车系”里的神州租车、神州优车,还是瑞幸咖啡,从来都是媒体关注的焦点。

  笔者在深入研究“神州车系”与瑞幸咖啡的诞生过程中,发现它们深刻打上了陆正耀运转资本的烙印。

  从神州租车的烧钱大战,到神州优车的资本局,再到瑞幸咖啡的疯狂补贴,陆正耀用燃烧的钞票跑马圈地,通过闪电战的方式闯进IPO,将三家企业迅速送上了资本市场。

  按照陆正耀自己的说法,他属于“狮子型”的领导人,看准了猛扑上去,快速结束战斗。

  如今,陆正耀一手培育的“咖啡”和“车系”,开始承受着严重的危机。在接下来的2020年,“资本狮子”陆正耀还能使用他擅长的资本手法力挽狂澜吗?

  1

  萌发的“资本种子”

  1969年,陆正耀出生于福建省宁德市屏南县。

  少年时的陆正耀成绩优异,曾以高考状元身份考进北京科技大学计算机系。1991年大学毕业后,陆正耀进入石家庄政府部门成为了一名公务员。

  公务员的生活稳定而有序,如果照此路径走下去,陆正耀的人生可能并不会贴上“疯狂”、“资本”等标签。

  或许每一个创业者都有一颗不安分的心,当时陆正耀并不甘于公务员的稳定生活,他的内心正在积攒着汹涌的创业能量。

  1992年,邓老发表系列南方谈话,一代年轻人的创业梦就此苏醒。相关数据统计,当年有12万公务员辞职下海,1000多万公务员停薪留职。

  深受感染的陆正耀,内心也蠢蠢欲动。

  第二年,思考许久的陆正耀果断辞去了公务员的职位,决定下海创业。

  “我这个人比较自我,喜欢自由,大家很难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陆正耀后来回忆自己做出下海之举的缘由。

  1993年,陆正耀奔向了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创业地——中关村。这一年,四通集团在香港上市,成为北京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民营科技企业。同时也在这一年,中国接入Internet骨干网,中关村即将迎来一场全新的科技风暴。

  本身就毕业于计算机系的陆正耀,也瞄准了如火如荼的科技行业。1995年,陆正耀创办通讯设备公司DITEL Technology,开始专注于通讯设备代理及系统集成等业务。

  伴随着科技产业的热风,以及陆正耀的精心经营,几年后DITEL Technology的销售额便破亿,员工数破百。

  2003年,陆正耀又在通信领域落下一子,创办北京华夏联合科技,开展企业VOIP业务。

  此后,北京华夏联合科技的发展势头也颇为猛烈,其一度拥有中国电信在北京67%的市场份额。

  然而,就在两家公司做得顺风顺水之时,陆正耀却又一次感觉到了不自由,“我们当时做IT代理商,因为企业规模不大,只能卖别人的产品,肯定要受到上游的掌控,而且这种掌控还很强”。

  强烈追求自由的性格底色,使得陆正耀再次扭转了自己人生的轨迹。他逐渐放弃已经步入正轨的通信业务,把创业视线转向了更广阔的世界。

  2005年,陆正耀前往美国考察新的商业机会。考察途中,汽车在高速路上意外抛锚,懊恼之后他打电话给美国汽车俱乐部AAA请求支援。

  未曾想到,对方在很短时间内便派来了救援车辆。陆正耀大松一口气,同时心里也骤然一亮,闻到了一股商业机会的气息。

  当时,AAA坐拥4700万会员,不仅布局了汽车服务商、专营店和救援机构等业务,还将触手蔓延至了金融、通信、房产等领域,多元化的业务版图正在加速扩张。

  回国后,陆正耀马上开始琢磨AAA公司的商业模式,随后将其复制到了自己创立的联合汽车俱乐部UAA上。UAA的模式其实很简单,就是向用户收取会员费,然后提供汽车救援、维修和保险等系列服务。

  很快,UAA模式便吸引了联想的注意。当时联想的高级投资刘二海,直接为陆正耀带来了800万美元的投资。

  资本加持下的UAA迅速火了起来,当时北京的街头随处可见UAA的标识。借着广告热风,陆正耀又通过下血本发放福利的形式,试图通过会员裂变积攒客户。

  结果两年后,UAA便在烧钱的火焰中换回了200万会员,以及3.8亿元营收和近4000万元利润。

  但即便如此,UAA还是无法摆脱严重依靠烧钱的窘状,陆正耀对于UAA的成绩并不满意。他开始反思自己的创业思路,以及寻找更为稳健的商业模式。

  在这个过程中,他悟出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创业心得,即“看准风口、成立公司、巨额融资、烧钱扩张,迅速谋求IPO”。

  这个心得,也为他此后几次新的创业埋下了种子。

  2

  砸钱养出神州车系

  在UAA起步的2006年前后,国内租车市场逐渐火热起来。

  当时至尊租车和一嗨租车发展势头颇为猛烈,接连获得多轮融资。到2007年时,全国各地已经冒出近万家大大小小的汽车租赁公司。

  眼看租车市场一片火热,陆正耀也盯上了这个行业,他判断出汽车租赁行业向上的拐点已至。

  陆正耀的判断依据在于,一方面此时汽车租赁公司不必再使用出租车牌照,全国各地的出租牌照不再是限制租车公司扩张的壁垒。另一方面,中国信用体系的逐渐完善,让用信用卡来简化租车手续成为可能。

  于是,2007年陆正耀把UAA的部分资源进行整合,创立了神州租车,并把目标客户锁定在商务人群。同时,陆正耀还把所有家当都投入进去,宣示着自己入局租车市场的雄心。

  这份雄心很快吸引来了资本。2007年9月,神州租车拿到了凯鹏华盈3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拿到资本后,陆正耀开始疯狂烧钱来扩充网点和车辆数。

  烧钱的效果很明显。3个月后,神州租车的出租率已经超过了65%,车辆从100多辆增加到1000辆,运营的城市也从11个增长到30个。

  然而,就在神州租车凭借资本阔步向前之时,一场资本的危机却正在逼近。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席卷全球,同样也波及至国内的租车市场——一方面商务人群大幅减少,直接导致市场租车率明显下降,另一方面,投向汽车租赁市场的资本也开始收紧。

  2008年下半年,陆正耀喊出了“过冬”的号召,神州租车开启收缩模式。2009年春节后,神州租车开始控制成本,减少大规模广告宣传,办公室也从北京的国贸地区搬到了东北角的望京。

  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资本给神州租车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也让它承担起折翼的风险。

  好在,萦绕在租车市场上的资本阴霾并没有持续多久。2010年前后,租车市场重新张开了怀抱迎接资本的到来。

  而陆正耀,在走过资本收紧的煎熬时期后,开始为神州租车疯狂引入资本,仿佛久旱之后的土地吸收新鲜雨水一般。

  2010年,陆正耀引入联想高达12亿元的注资,后者则获得了神州租车51%的股权。

  2012年,神州租车又迎来华平投资2亿美元的B轮融资。

  2013年4月,全球租车巨头赫兹宣布对神州租车进行战略投资,持有神州租车近20%的股权。

  当时陆正耀透露,这些融资还只是神州租车所能撬动资金的冰山一角。他表示,当时神州租车能够融到的资金,可以支撑公司达到20万辆的车队规模。如果按照一辆车10万元计算,这笔资金的规模接近200亿元。

  资本入局神州的节奏愈发频繁,而陆正耀的底气也愈发充足。

  拿着手里的资本,陆正耀再次开启烧钱大战。他先是一口气买了1万多辆新车,后来又发动了“50元新车风暴”。据悉,当时的神州租车市场副总裁,要被陆正耀的疯狂之举吓哭了。

  总之通过烧钱大战,神州租车获得了网点数量、车辆数量和用户数量上的优势,并先后超越对手,跃居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汽车租赁企业。

  2014年9月,神州租车在香港上市。至此,用资本烧出来的神州租车,又融入到了资本市场之中。

  此后,同样的烧钱手法,也被陆正耀投用到了神州优车上。

  2014年,共享专车热潮汹涌,滴滴和快的两位头部选手打得难解难分,其各自背后的支持者腾讯、阿里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据马化腾在一次公开场合透露,当时光滴滴一家一天就能烧掉三千万元。

  不远处,陆正耀也在观察这场酣战。坐拥众多汽车资源的他,思考着如何在这份共享专车蛋糕中分得一盆羹。琢磨良久后,陆正耀决定避开滴滴和快的C2C模式,从B2C模式切入共享专车市场。

  于是,在陆正耀的推动下,2015年1月神州专车正式上线。

  一经上线,神州专车首要面临的就是资金问题。毕竟,此前滴滴和快的之间的大战,已经表明共享专车是一块需要大量烧钱的市场。

  好在,引入资本已是陆正耀的拿手绝活。果然,仅从2015年7月到9月,神州专车就完成了A、B两轮合计8亿美元的融资。大量资金的涌入,帮助神州专车在共享专车市场中占据了一方天地。

  2016年1月,神州优车正式成立。随后,陆正耀将原神州专车相关资产、业务、债权股权等全部置入神州优车,此举其实是为神州优车接下来的上市在做准备。2016年7月,神州优车在新三板挂牌,交易首日市值高达417亿元。

  回过头来看,从上线到上市,神州优车只花一年半时间,陆正耀“资本狮子”的名号可谓名不虚传。

  凭借神州租车、神州优车两张王牌,陆正耀筑起了自己的“神州系王国”。

  3

  资本助力瑞幸咖啡

  当外界以为,陆正耀会继续为自己的“出行王国”添砖加瓦时,他却用一杯咖啡让世人恍然大悟:原来他做的并不是汽车生意,而是资本生意。

  2017年10月,瑞幸咖啡第一家门店在银河soho开业,其背后的最大推动者便是陆正耀。

  要知道,瑞幸咖啡创始人钱治亚的另一身份是神州优车前COO。她在谈到自己从神州优车出走,创立瑞幸咖啡时称,“我出来独立创业,陆总(陆正耀)对我很支持,不但投资我们,还借钱给我,他本来就是我们的投资人”。

  不过,陆正耀之于瑞幸咖啡的角色,并非只有投资者那么简单。复盘瑞幸咖啡的诞生过程,可以发现其一路都深深打上了陆正耀的经营烙印,即利用资本迅速扩张,直至登陆资本市场。

  比如,在瑞幸团队创立之初,陆正耀就开始打磨瑞幸的商业模式、财务模型,并且计算出瑞幸不同发展阶段的资金需求,甚至对融资节奏也进行了一番演练。

  此后瑞幸咖啡的扩张,与神州车系的崛起几乎在商业本质上一模一样,即一边融资一边疯狂补贴,以此向外扩张占领市场,最后上市。

  粗略统计,从瑞幸咖啡2017年诞生伊始,直至2019年5月上市,短短18个月,瑞幸咖啡总共进行了13次融资,其中最大的一笔便为上市募集的5.61亿美元。

  疯狂融资的同时,瑞幸咖啡在不断地烧钱补贴消费者。从5.0折、3.8折,到1.8折,瑞幸咖啡通过极具吸引力的折扣券,获得了一大批消费者芳心,市场份额也在不断提升。相关数据表示,截止去年12月16日,瑞幸咖啡在国内的门店数达到4910家,比星巴克多出600家。

  当然,在疯狂融资、疯狂补贴的同时,瑞幸咖啡面临着入不敷出的状况。根据瑞幸咖啡2019年Q3财报显示,当季净亏损为5.3亿元,且亏损呈继续扩大趋势。

  不过,瑞幸咖啡团队似乎对盈利并不担忧。早在瑞幸咖啡上市之际,钱治亚就表示,大规模补贴用户至少还将实施3到5年时间,目前不考虑盈利。

  4

  瑞幸告急,神州动荡

  左手是神州车系,右手是瑞幸咖啡,陆正耀用大胆、激进的经营手法,穿梭在资本的浪潮中,接连摘取了资本带来的果实。

  只是,这两张王牌如今已经沾上了泥沼。

  先来说神州租车。即便此次其股价没有受到瑞幸咖啡牵连,其自身的经营也已经陷入危机。

  3月17日,神州租车发布了2019年财报,其中总营收为76.91亿元,同比增长19.35%;净利润却下滑89.3%,跌至3100万元。

  面对这样一份增收不增利的成绩单,神州租车解释称,之所以净利润大跌,源于二手汽车销售市场疲弱、旅游城市竞争加剧导致租赁收入低于预期等因素。

  其实,回顾过去几年神州租车的财务表现,可以发现其净利润一直处在下滑态势。

  总体上看,其净利润的接连下滑,本质上还是源于行业造成的压力。

  一方面,2019年末全国民用汽车保有量26150万辆,比上年末增加2122万辆,其中私人汽车保有量22635万辆,增加1905万辆。

  显然,私人汽车保有量的逐年增加,意味着市场中租车的需求在减少,神州租车承受着行业下行的压力。

  另一方面,共享汽车的崛起也对神州租车发起了冲击。2017年,共享汽车呈现爆发态势,一二线城市纷纷冒出众多共享汽车品牌,从而挤占了神州租车原有的市场份额。

  于是,为了应对这两方面的行业压力,神州租车祭出了“价格战”,采取了更具竞争力的定价策略。

  但是,这也导致了它单车日均收入的下滑。财报显示,2019年神州租车平均日租金同比下降3.7%至210元。

  相比净利润的下滑,对于神州租车而言更为严峻的恐怕是接下来的2020年。在此次疫情中,整个租车行业都遭受巨大冲击,神州租车的车辆利用率或创新低。

  3月23日,标普发布公告将神州租车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也是源于对疫情下租车需求减弱的担忧。

  再来说瑞幸咖啡。

  2月1日,大空头“浑水研究”发布了一份针对瑞幸咖啡的,长达89页的做空报告。

  该做空报告称,瑞幸咖啡2019年Q3、Q4的单店每日销售量分别被夸大了至少69%、88%,单杯价格被夸大至少12.3%。

  浑水表示,该结论是其雇佣了92名全职、1418名兼职人员,在全国53个城市的门店样本中全天候录像后得出的。

  随着该唱空消息的公布,瑞幸咖啡股价暴跌一度超过20%,创下它此前5个月里最大的盘中跌幅。

  面对此项唱空攻击,2月3日瑞幸咖啡回应称该报告的论证方式存在缺陷,包含着无确凿事实依据,其将采取适当的措施来防御这些恶意指控。

  如今,瑞幸咖啡主动承认成交额造假,再度击碎了资本的信心。

  更为严峻的,恐怕还是瑞幸咖啡接下来面临的处境。

  要知道,美国证券法对待上市公司的造假行为相当严苛。涉事公司不仅可能会被累计处罚数百亿美元的罚金,而且还将面临退市,且永远无法再度上市的风险。另外,涉事的公司高管也可能会面临刑事责任。

  总之,瑞幸咖啡已经走到了自诞生以来,最为黑暗的时刻。往前望去,仍是一片漆黑。

  5

  结语

  从神州租车,到神州优车,再到瑞幸咖啡,陆正耀用三次创业经历诠释何为“资本狮子”。

  曾经,资本给他套上了诸多光环。如今,资本也让他经历至暗时刻。

  陆正耀能否拯救瑞幸咖啡暂且不论,笔者想说的是,不论出于何种原因,任何的造假行为都不会被市场所原谅,瑞幸咖啡必然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只是辛苦了一大批中概股,又要花费大力气重新加固自己在海外的信任招牌。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邦投条平台的作者撰写,除邦投条官方账号外,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邦投条立场,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联系原作者申请授权。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若有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anquan@rongebang.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阅读更多有价值的内容,欢迎下载 邦投条APP

分享到:

参与评论

回复: X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投条号

大庆市格瑞设备清洗有限公司官方头条号
甘肃旅游网由创始人李福创立的甘肃旅游服务平台
中国建筑劳务云商由李福创立的劳务行业平台
梦客科技提供最前沿的便携式电动滑板车最新资讯及欧美行情。
邦投条海外新闻发布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