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圈:疫情笼罩下的至暗2月,有些VC/PE从来没有这般忙碌

创投圈:疫情笼罩下的至暗2月,有些VC/PE从来没有这般忙碌

疫情笼罩下的至暗2月,VC/PE圈从来没有这般忙碌。

2月10日是上海正式复工的第一天。这一天,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发了一个朋友圈,“节后复工第一天,潜在项目CEO present,内部讨论,顺利签署投资意向。”这是光速中国年前做了初步调研的一家人工智能企业。

宓群告诉投资界,他们专门安排了一辆车把CEO从家里接到光速中国的上海办公室,避免跟外界有过多接触。签好TS之后,宓群让同事给他们拍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以后看是很有纪念意义的”。照片上,刚签完TS的所有人都戴着口罩。时隔一周,光速中国又在线下顺利签下第二家TS。

像光速中国一样,早早复工的投资机构不在少数。“做好投后服务之余,我们投资团队两周内至少看了100个新项目。”北京一家早期机构合伙人在匆忙结束一个视频会议后,抽空跟记者聊了聊,“整个2月的节奏比往年快多了,每天醒来一大堆事儿等着。”

令人意外,原来预计冷清的创投市场开始呈现火热的一面。

创投圈复工众生相:

红杉一个月投了25个项目

疫情期间,对于大多数机构而言,线上办公是唯一的选择。“不能线下活动,只能线上办公,但其实更忙了。”这是很多投资人的普遍感受。

“我们春节前有几家公司,已经做完DD(尽职调查),答应大年初十的时候,我们会把最后的流程走完,因为这时候不愿意去耽误创业者。”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坦言,这段时间工作重点是在投后管理,目前资金是充足的,等到疫情结束以后,要迅速地恢复到正常的投资轨道和步伐。“我们原有计划是今年的投资项目也要跟2019年差不多,去年我们投了70多个项目,今年我们估计也要投60多个项目,但是现在第一季度不能很好地做投资了,就看二季度以后情况怎么样了。”

项目的收尾工作也在紧锣密鼓进行中。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团队在疫情期间全员线上工作,并集中安排合伙人签署各类交易文件,在2月刚刚完成25家企业的投资。值得一提的是,红杉这一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不降反增。

被投企业不能耽误,LP也不能。“我们复工就把被投企业调查了一遍,梳理好做好报告递交给LP。LP需要了解疫情可能会对项目退出产生多大影响,基金长期业绩预期是否会调整。有些母基金在做调研,我们也要配合填一些表格。”曦域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晓黎表示,“手头还有个项目,这一两周准备打最后一部分款项,春节前已经打了几笔。”

这一个月,VC/PE们把投后管理工作做到了极致。帮被投企业找口罩、额温枪等医疗用品,几乎是每家投资机构都在忙活的一件事。

英诺天使基金面向被投企业组织了一系列线上课程,其中包括法务、人力资源管理、财务等方面的培训辅导,同时帮助一些需求比较大的企业对接客户,了解他们目前需要哪些支持。

光速中国在2月初给被投企业CEO们打了通电话,快速搜集了他们当下最迫切需要帮助的几个问题,分成融资、人力资源及财务几大模块,正式复工第一周即快速上线相关课程,为他们答疑解惑。同时,线下资源的进一步对接也在同期开展。此外,不仅仅是被投企业,宓群说,他们刚刚帮未投的企业也对接了客户资源,希望帮企业渡过难关。

“第一项工作就是抓投后,我们已经跟被投的100家企业沟通过,了解疫情对他们的影响。给他们出出主意。一方面,业绩好的不要冒进;另一方面,10%受到较大负面影响的企业想办法借钱或者砍掉部分业务,不赚钱的业务线立即停掉,管理层带头先只拿一半工资。”国科嘉和基金管理合伙人王戈表示。

无独有偶。为协助被投企业在疫情时期平稳运营,四家知名机构——BAI、愉悦资本、蔚来资本和钟鼎资本开启线上Demo Day。在未来的两周里,这四家机构会以视频会议的形式共同举办2场线上DemoDay,围绕企业服务和消费两大主题进行项目对接。

“募集1.5亿美元基金的计划延后”

创投洗牌加剧,投资经理开始担心被裁了

往常开年先募资,但今年VC/PE圈的步伐被打乱了。

“今年的募资是会受影响的,我也知道我的很多好朋友,他们今年春节之前的close一个基金,但现在没办法签字,没办法做最后的谈判。”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在最近举行的沙丘学院系列公益讲堂上说道。

黄晓黎告诉投资界,他们原本计划2020年募集一支人民币基金和一支美元基金,美元基金目标规模1.5亿,继续沿着金融科技和数据智能基础技术布局。但是目前来看,肯定会往后延迟,“今年募资最起码要推迟3个月。

此前投资界就曾报道,原本2019年大多数投资机构的节奏就已经明显放缓,开年又受疫情影响,对很多中小基金而言,今年上半年基本就歇着了。

易凯资本创始人兼CEO王冉甚至给了一个悲观预测:如果疫情防控非常不顺利的话,那影响的就不只是上半年而是全年了,一些投资机构全年开天窗也是很有可能的。

牵一发而动全身。受到疫情的影响,投资总监和投资经理担心会被裁。多位投资经理坦承了自己的担忧:被投企业大多受到疫情的影响,合伙人将重心放在投后,下面的人出手新项目基本无望了,搞不好还要裁掉一些投资端的人手。

英诺天使基金春节前最后一周刚签了一些TS,还没有办法开展线下尽调。“投资压力比较大,我们现在有足够的资金,三期基金到今年投资期基本结束,四期基金也即将成立。去年大概投了90多个项目,今年的投资金额和规模上肯定比去年更大。”英诺天使创始合伙人李竹说道。

募投管退无一幸免,或多或少都受到疫情波及。对于一级市场而言,今年是继续深度洗牌的一年,中小型基金生存堪忧。

在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看来,2020年,基金行业会出现分水岭,好的机构会更好,不好的则可能会被快速淘汰。“如果说资本寒冬是2019年创投圈的基本论调,那么现在是寒冬更冷了。此次疫情会加剧整个VC行业的洗牌。”

吴世春则认为,这次疫情会导致投资机构更难募到钱,原本能出资的个人或是企业,他们自己也受到了影响,或是他们心理上倾向于观望。而且很多资产像商铺、土地房产的资产价格会降低,会变得有吸引力,这些地方会吸引钱进

没想到,公司估值被疫情打了下来

从来没有哪个春节会让李程(化名)过得如坐针毡。他在武汉光谷一家生物科技公司担任投资总监,两个月来,1500万的融资毫无进展,这让他十分焦虑。

公司1月1日启动A轮融资,因接近年关,很多机构都不看新项目,年前基本都是在线联系。当时有一家上海的投资机构对公司挺感兴趣,1月13日他和公司创始人专门飞了一趟上海进行路演,效果不错,约在年后2月3日去上海见机构合伙人,结果疫情导致这次重要见面无限延期。

我们原本计划3月底完成融资,大约8个月时间建厂,2020年底新生产线投产。现在路演暂停,公司也还没复工,影响挺大的。”更让李程担心的是,尽管与上海的机构一直保持线上沟通,也做了详细调查,但并未有实质性推进,一切悬而未决。

“其实,我们这次融资,估值都可以再谈的。”李程对投资界坦言,公司此前并不打算降低估值,因公司所处市场竞争对手不多、技术门槛较高,产品和服务是生产新冠疫苗、新冠血清和单抗的关键一环,即使疫情期间也有许多客户询问发货事宜。“但是,现在公司产能不够、销售额较小,我担心一季度业绩会成为融资的阻碍。”

李程的担忧,映射出不少公司正在面临的困局:融资节奏被打乱,现金流又不足,是否要下调估值尽快拿钱?

这一疑惑在投资人口中得到答案。

早前,王冉曾提醒创业者,那些受疫情影响较大、节前已经完成了融资谈判但还没有完成交割的企业:抓紧抓紧抓紧;同时做好重谈一些条款的思想准备,因为今年的增长预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没被Uber和Wework打下来的估值这次很可能会被冠状病毒打下来。

“创始人普遍在报了一个估值后,紧接着一句话:可谈。在可接受范围后,估值打折或下调都是可以的。”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在复工后接触了一些项目后发现,疫情下创业者更加务实了,无论在融资额还是估值都更为理性。

国科嘉和基金管理合伙人王戈也在调研中察觉,之前一些企业可能因一些条款而与投资机构僵持,但现在也有松动的迹象。不过,他直言,“前两年有些项目估值泡沫太大,不仅导致下一轮融资非常困难,并且对某些已经投资这类项目的机构来说,估值下调直接影响他们的账面成绩。”

在王戈看来,中国一级市场的估值虚高,在很多领域中国创企的估值水平远高于国外同类的企业。“这是不健康的。对于那些前期追风的机构,这次疫情影响会非常明显。但对于一直比较理性的机构,却是很好的机会。”

不过,多位接受采访的投资人也表示,在目前这个时间节点,项目估值的确会有松动,但不会大幅调整,再缓1—2个月,也不见得会错过好项目

“有的已投公司希望再加一轮融资。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也要根据基金本身的策略和公司目前的情况来判断是否加投。”曦域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晓黎坦言。

头部机构出手,高瓴100亿杀入早期

“总要有人开始迎接春天”

事实上,一级市场大环境在前两年就已发生根本性改变,创投圈出手愈发谨慎,而疫情只不过加剧这一趋势而已。

前不久,西贝称春节损失七八亿、账上现金发工资最多撑三个月,之后短短几天拿到了银行的贷款救急;而停业两周亏损11亿的海底捞最近也获得信贷资金21亿元,目前第一笔资金已到账。

诚然,强如西贝、海底捞等有现金流的餐饮巨头们且需辗转腾挪,更何况散落在各个领域的中小企业了。疫情之下,除了在线教育、生鲜电商、企业服务等个别领域的用户在增长之外,大部分创业公司处于停摆状态,能不能活过这个春天还是未知数。

而此刻,正是“子弹”充足的VC/PE机构出手的好时机。近日,高瓴资本强势杀入VC,宣布成立专注于早期创业公司的高瓴创投,合计规模约100亿元。高瓴创投将以美元和人民币双币模式运作,覆盖从300万元到3000万美元不等的多轮投资策略。

而在投资领域上,高瓴创投会专注于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软件服务和原发科技创新、消费互联网及科技、新兴消费品牌及服务四大领域。事实上,这四大领域也是高瓴资本一直以来主要关注的赛道,尤其是医疗健康领域。

横空出世的高瓴创投,令人惊讶,而从资金规模上看,百亿人民币相当于国内一线VC机构的体量,不但为沉寂已久的VC圈带来一丝振奋,也给了更多正在挣扎中的创业者带来希望。

“再冷的冬季,也不能阻止创新的萌发”。正如高瓴资本给创业者的信中所说:阳光正在向北回归线移动,东南海洋上的暖湿季风逐渐形成,我们这片大陆上的冻土将再次松动,总要有人开始迎接春天了。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邦投条平台的作者撰写,除邦投条官方账号外,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邦投条立场,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联系原作者申请授权。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若有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anquan@rongebang.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阅读更多有价值的内容,欢迎下载 邦投条APP

分享到:

参与评论

回复: X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投条号

大庆市格瑞设备清洗有限公司官方头条号
甘肃旅游网由创始人李福创立的甘肃旅游服务平台
中国建筑劳务云商由李福创立的劳务行业平台
梦客科技提供最前沿的便携式电动滑板车最新资讯及欧美行情。
邦投条海外新闻发布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