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小型私募:募资断崖“双主业”续命

疫情下的中小型私募:募资断崖“双主业”续命

最近刚刚复工的私募投资经理张文军(尊重受访人意愿,化名)像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的真皮转椅上,打开电脑,查看最新的项目信息。从他频频的叹气声中可以知道,项目进展并不顺利。受疫情影响,张文军所投的10多家企业,很多都出了问题,要么现金流紧张,要么退出无望。雪上加霜的是,现在募资变得越来越困难,“无米下炊”成为中小型私募机构的普遍状态。“新项目看了也白看,没钱什么也做不了。”张文军沮丧地说,这个行业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残酷的市场寒冬正在拉长。

上半年预计“颗粒无收”

疫情之下,私募基金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考验,募投管退各个环节均遭暴击。募资断崖、投资放缓、退出无门……有人甚至直言已经进入“地狱模式”。


“现在没办法出差和尽职调查,想看新项目都很难,虽然可以远程办公,但投项目可不是开会说说就可以的,必须跟被投企业密切交流、反复接触才行。”上海一家私募基金公司负责人老吴同样有些担心,他告诉小编,公司今年上半年预计“颗粒无收”,很多工作都只能拖到下半年来做,但一个项目从接触、考察到投资最快也得4个月,如果谈不下来,全年都可能开天窗。


现在,老吴手里有3个感兴趣的新项目,这些项目涉及环保、医药和生物科技领域,坐标在新疆、山东、上海,虽说上海的项目就在“眼皮底下”,可老吴还是不放心让员工去现场考察。因为一旦一名员工身体出状况,全员受影响,他宁愿忍着几个月不做业务,也不想承受“全员瘫痪”的风险。


千里之外,张文军的手里也并不缺项目,部分甚至出现折价现象,“之前接触到1个海归博士带来的医药项目,以前估值一两个亿,现在只有四五千万,项目其实不错,但是我们看了也没法投。”由于募资迟迟没有到位,张文军看到好项目也只能干瞪眼,“项目看了也白看!”这让坐在敞亮办公室的他倍感失落,没了往日的忙碌,闲下来的日子却更加难熬。


“这几年,私募基金常用的募资渠道都被砍掉了。”受访者称,此前私募业务管理办法、资管新规等监管政策密集落地,要求行业“去杠杆”,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带来的结果是,银行资金进入私募市场受阻,许多结构化产品发行计划戛然而止;加上这两年上市公司集中爆雷、中小企业流动性紧张,私募募资十分艰难。


而如果寄希望于中产群体的投资,恐怕也得落空。在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的强力吸金下,大量中产群体的资金注入了房地产,同时还有相当一部分被灰色互金平台“合力围剿”,资金损失殆尽。更为严峻的是,部分平台披着私募的外衣涉嫌集资诈骗,给整个行业带来负面拖累。老吴所在的上海便接连出现私募兑付风险,去年上海良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至善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华领资产等相继爆雷,令行业蒙上阴影。“这些非法的金融公司把我们害惨了!因为投资者很难把我们和那些骗子公司区别开来。现在哪怕你手上有很好的项目,也不大容易募资了。”老吴感叹道。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募资形势变得更加严峻。清科研究中心在一份报告中称,对LP而言,个人投资者、上市公司及其他非上市企业因受疫情冲击,其短期内资金主要流向应侧重于企业的正常运营,出资节奏势必放缓。尤其是对于一些在上一年度募资并不顺利中小机构,“弹药”已然不足,而疫情的爆发无疑是雪上加霜。


曾是上市公司高管的老吴出来创业已经10余年,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创业低迷、2015年股灾洗礼,如今却感到有些“扛不住”了。他想起光景好的时候,朋友们坐下来聊聊天、喝喝茶、吃吃饭,几千万乃至上亿的资金就搞定了。“那时候6个人围坐一桌,分享好想法好项目,推杯换盏之间2个亿就定了。”老吴有些怀念。

回报率下滑

今非昔比,投资者“用脚投票”的背后还触及一个大家都不愿意深谈甚至“见光死”的问题——回报。现在,私募行业谁都不愿意说DPI的情况,但投资者希望GP用高回报来证明“自己值得托付”。可现实残酷,头部私募基金的预期收益率已经降至20%左右,中小型私募基金的收益情况低于10%的比比皆是。摩根士丹利在近期的报告中称,过去10年,许多人通过私募股权投资获得了两位数的回报。但现在,投资者需要降低他们的预期,放弃追逐两位数的回报率。私人投资的环境将变得更加艰难。


由于对经济周期下行风险的担忧蔓延,购买未上市和难以出售的证券的回报率正变得越来越难以捉摸。虽然去年得益于科创板的设立,私募基金退出渠道有所改善,甚至引发一波退出的小高潮。但综观这两年的A股、港股、美股市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破发和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连登场不久的科创板也出现了多只新股破发的情形。这让私募股权投资的IPO之路变得困难重重。而这,还是少数有机会触及资本市场的项目。


老吴和张文军深知项目退出的不易,他们对IPO、并购和管理层回购等退出方式已经不再挑剔,只要能退出,哪种方式都行。老吴坦言,前些年手头上有一个污水处理的环保项目投后出现业绩变脸,没法退出,只能要求管理层回购,但问题是企业经营出了问题,根本没有能力回购,这种情况下只能自己出面接管公司,尝试止损。

“双主业”模式

现在,私募公司最忙的部门要属投后管理,他们忙着梳理被投企业的疫情影响情况、现金流状况及应对策略,私募机构则想办法为企业提供对接银行融资、开拓市场等力所能及的服务。令人不安的是,复工半个多月,在多数企业苦苦支撑的同时,有些企业已经倒下了。而对中小私募来说,如果没有新资金、新项目、新退出,仅靠1.5%左右的管理费能够支撑多久也是个问题。


“身边的同行已经有人离开了,比如直接经营接管的项目公司或做其他实业。”老吴说,公司现在有10几个员工,每年人工成本就有五六百万。我们现在也做并购、融资方面的财务咨询,以此开启“双主业”模式。


尽管面临募投难、税负重等诸多困扰,但老吴隐约觉得每次危机背后必然释放一些新机会。泰合资本最近对40家投资机构调研显示,约50%的投资人表示将在2019年基础上继续保持收缩策略,但从投资机构反馈的关注领域来看,此前个别机构保持着自己对消费、教育、医疗等单一领域的执着,但企业服务、先进技术等to B行业跟产业互联网相关大方向的企业,开始越来越受到资本的集中关注和青睐。


“现在很多项目的估值已接近低谷,也许还是投资的好年头,相信熬过这段时间就好。”老吴说。


新金融记者 袁诚

关注新金融传媒微信公众号(xjrcm1),获取更多财经资讯。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邦投条平台的作者撰写,除邦投条官方账号外,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邦投条立场,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联系原作者申请授权。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若有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anquan@rongebang.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阅读更多有价值的内容,欢迎下载 邦投条APP

分享到:

参与评论

回复: X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投条号

大庆市格瑞设备清洗有限公司官方头条号
甘肃旅游网由创始人李福创立的甘肃旅游服务平台
中国建筑劳务云商由李福创立的劳务行业平台
梦客科技提供最前沿的便携式电动滑板车最新资讯及欧美行情。
邦投条海外新闻发布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