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寒冬下:讲个笑话,我是创业公司CEO

资本寒冬下:讲个笑话,我是创业公司CEO

讲个笑话,我是创业公司CEO

前几天你看见朋友圈刷屏的文章《给你讲个笑话:我是做互联网的》。


你心想,写文章的那人是傻逼吗?觉得做互联网就是个笑话了,肯定没创过业没当过 CEO。


「我TM才是个笑话」,你心里想。


毕竟,I'm CEO,Bitch.




关于工资


提到自己的 CEO 身份,你觉得最大的误会是大家对你工资的猜测。你听到人们在背后说的最多的一句是「都当老板了还这么抠」


员工们总是抱怨「钱都被老板赚了」,然而事实上大部分A轮以前的公司,CEO 都会尽量少拿或者不拿。融完了 A 轮可以给自己涨涨工资了,可还是只能开一个满足自己日常开销的价格。


只有你的投资人和你自己知道,你每个月给自己发的工资,只有区区五千块。



投资人都看不过去了,心疼你自己工资还没有你给程序员开的多,无数次暗示或明示你可以给自己涨涨工资。你根本舍不得,「公司要花钱的地儿太多了,钱得花在刀刃上」。


技术、市场、产品,这些字眼在你看来都是钱。这些高精尖的「互联网人才」们不光工资要的高,对工作环境也有高要求。


办公环境这么差,你让我拿什么心情写代码?

办公室太压抑了,我不可能完全释放我的能力。

我的梦想是去 Google,现在的破公司太糟糕了!

……


员工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这「高大上」的 XX SOHO 里喝一天的咖啡,你就得为每个人付两百块钱的房租。不管账上有多少钱这也不够花啊。


合伙人问你阶段这么早为什么不找个便宜的地儿?只懂技术的他根本不知道,便宜的地儿根本招不到人。




关于合伙人


关于合伙人,你也有很多话想说。


员工们总觉得合伙人都是领导,和老板一样有钱的那种领导。


而你看到的,是各种撕逼大战,是各种不服,是各种哥们变仇人。


当初西少爷和新西少撕逼的时候,孟兵、宋鑫、罗高景三人讲了两个不同的故事。如今冯大辉和丁香园为了股权撕的人尽皆知。



而你创业不惜花重金和高股权,请来了有 BAT 背景的产品出任 CTO。他终于带着自己的团队来到你的公司时,你觉得很高兴,你觉得你们的产品马上就能改变世界了。


除了一些磕磕绊绊和业务上的争论,总体来讲还是挺和谐的。CTO 还说公司可以节省一些开支,让技术部的同事们阶段性兼职。你觉得很高兴,毕竟这些码农都太贵了。



三个月以后,CTO 带着团队离职创业,完整地 copy了你的业务模式,迅速做出了一模一样的项目并且已经开始招募运营合伙人,还成功融到了比你上一轮更多的钱。


他的新闻报道铺天盖地,而你和你的项目,已经打算消极抵抗坐着等死了。




关于早期员工和招聘


好不容易你确定了改变世界的 idea,找到了你和你搞基搞到缘定三生的合伙人,你们在北京五环外的大厦里 Brain Storm 三天三夜完成最短产品逻辑路径确认,捋清了业务流程。


你觉得很高兴,你要开始招聘了。


然后你突然发现,你们还没有HR。


猎头的价格你根本付不起,于是你只能自己上。


产品告诉你得重点关注工作了多少年,有没有项目经验;


运营告诉你得问问他写过多少篇10W+,还顺便教了你怎么辨别数据是不是刷的;


技术哭着求你至少招一个女程序员,要是胸大他甚至愿意自己补贴两千块钱薪水…



于是你开始变身首席聊天官。


百度、阿里、腾讯、新浪、网易楼下的咖啡馆里到处都是你的身影。


坚持不懈之下终于有人松动了意愿说可以考虑一下,结果:


什么?你公司那么远,算了我去不了

不好意思这薪水有点低我还是不去了

年终奖只给两个月?你还是找别人吧

期权就是画大饼骗小孩你找别人去吧

……


你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各个行业的大咖,跟人成宿成宿的聊情怀,聊梦想,聊产品,聊待遇,当你以为你们已经是共穿一条裤子的关系,终于可以为你的团队招来一名大牛的时候,ta 跟你来一句,「嘿,兄弟,恭喜我吧,鹅厂给我发 offer 了!」。



你有时觉得自己像是拉皮条的,有时又觉得自己像成功学讲师。讲了一万遍「你要不要跟我改变世界」,不是被当成了疯子就是被当成了骗子,也有可能被当成了傻子。